快捷搜索:  as  xxx

吴幼珉:2018年中期选举后的“特朗普经济学”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吴幼珉】

一些反对特朗普的人认为,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是一场“人民对金钱”的选举;选举结果却没有惊奇之处。部分美国中间选民也许接受了经济复苏的现实,另一部分则可能习惯性地希望议会能对特朗普政府有某种程度的制衡。

假设当前美国经济并非处于扩张周期,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完全可能让共和党在刚过去的选举中得到一个不一样结果。

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四处为共和党候选人拉票,无疑是想自己能施政顺利和继续连任。

但现在离2020年大选则还有两年,特朗普采取的许多经济民粹主义政策在经济现实中有明显的缺陷,可以预期,他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可能采取较平稳而不太偏激取悦选民的政策。

然而,特朗普一直以来也把美国经济复苏归功于自己所推行的政策,因而他的“美国优先”政策大抵会延续。

美国经济是否已经见顶?

作为一个发达经济体,一般认为美国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率约为2.5%。今年第3季度,美国GDP增长了约3.5%,是近3年来的最好表现。

减税被普遍视为这次美国增长加快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却预期,减税对美国GDP的贡献将从今年4季度的1.1%回落至明年2季度的0.6%;明年美国的实际GDP增速可能从今年的3.1%回落之2.4%。

与中国经济情况相比,美国当前的新经济点不那么显着。如多轴无人飞行器、无人驾驶汽车、3D打印机、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驮驴、机器人厨师等“新硬件”或新能源,能否给美国经济“冲喜”并不清晰。

许多国家显然也在研发那些“新硬件”;相比之下,美国有互联网、软件和大数据技术的优势,可较高的工资能吸引人才却使成本上升。而哪个国家或企业对创新技术的研发实际投入越多,就越可能保持优势或后来居上。假设研发主要在某国国内进行,投入的资源可以实际购买力而不一定是用美元来量度。

发展中国家的工资和商品价格较低,以美元作价的投资也会较低,但实际投入往往会比发达国家以美元作价的等价投资为多。例如中国以美元计价的GDP在2017年约为美国的6成多,以购买力计价则可比美国高2成。美元计价是被国际社会承认的;但在国内研发,除开一些设备进口、人才引进等开支,大部分费用以购买力计价是可行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的优势并不明显。

特朗普政府通过减税、批地和补贴等方式吸引资金回流或流向美国,主要是为了改善就业,但资金究竟流向传统制造业、基建、“新硬件”研发,还是资本市场就很难说了。在资本主义社会,要新资金流入新经济,关键得看那个部门的盈利能力。

近来,苹果等5家美国科技企业回购股份。当投资者转向债券投资,科技股更往往被严重抛售。美国科技股现在是既领涨也领跌,情况与过去一些时间科技股领跑的情况不太一样。

有迹象显示投资科技股的热潮可能正在减弱。美银美林近日的一项调查指出,投资者对全球科技股的配比跌至18%,是2009年2月来的低位。这反映出美国科技股正面临的压力,而投资者并不特别看好科技企业的盈利,更引起市场内外对科技板块实体经济表现的关注甚至是担忧。

此外,贸易摩擦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会逐渐浮现。综合以上因素,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可能性很高。

美国今年10月非农失业率3.7%,时薪增长3.1%,经济数据仍然向好,可以让美联储继续缩表和上浮利率。

美联储加息等由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但加息策略在近期遭到特朗普的大肆抨击,以作为对中期选举前股市波动的“反应”。

然而,中期选举一过,特朗普的眼光就要瞄向2020年。下届大选距今仍有时日,特朗普应该不会用尽所有“法宝”去刺激经济,以免在大选前夕无计可施;因而他可能在短期内避免过多地评论美联储的决定。如果在货币政策上不做大的调整,美国政府就更会倾向继续宽松的财政政策和放宽金融监管。

美国股市指数目前仍处于高位,但道指10月的波幅已经扩大。虽然难以预期美股未来的走向,但道指暂时无法突破27000点、企业盈利预期受到制约、息口又看涨,明年美股前景难以看得太好。不可能有永远的牛市,市场上对美股的担忧也在累积。

与中国的情况不同,美股表现不佳,牵动面更广,对美国消费和经济的影响都会更为负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