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as

视频|农妇追凶17年得偿所愿 望从警子女牢记公

20年前,1998年农历大年初三,在河南项城的一个村子里,五名村民手持刀棍、铁锨等工具围攻同村的齐元德李桂英夫妇,导致一死一伤。案发后,5名凶手逃逸。此后17年,痛失丈夫的李桂英走遍全国十几个省市,寻找凶手的踪迹,为警方提供线索。近日,河南省高院对最后落网的两名被告人做出终审裁定,李桂英的追凶之路也终于画上句点。

从农妇到“民间福尔摩斯”

“你儿子死了,你做个法医鉴定。”

“证据很关键,你要搜集证据走法律程序。”

……

李桂英坐在租住的院子里,翻看求助者带来的案卷资料,并时不时提出一些建议。

自从李桂英为夫追凶的故事被媒体报道之后,她租住的农家小院便时常有人到访。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慕名而来,向她求助。李桂英家的客厅门口挂着“李桂英公益法律咨询中心”的招牌,客厅里的墙壁上挂满了求助者送来的红底金字的锦旗。

在求助者的简单逻辑里,李桂英既然能抓住逃犯,也肯定能为他们出主意。从2015年底至今,单单是登记求助者信息的记录册,李桂英就已经写了整整三本。最忙的时候,她一天需要接待三十多位求助者。

前来求助的人大多缺乏法律知识,不知道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权利。更有甚者,见到李桂英后二话不说便开始崩溃大哭。李桂英说:“我不是法官,也不是律师。他们来找我,我也只能帮个小忙,开导开导他们,帮他们指条路。”

求助者们咨询的问题五花八门,小到宅基地纠纷,大到刑事案件。面对来访者,李桂英说得最多的话是:“要寻求法律途径,信法不上访”。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李桂英也会帮着他们联系专业的律师。

从普通农妇现在到公认的能人,李桂英的转折始于20年前那桩惨痛的事件。

1998的农历大年初三,李桂英走亲戚回家的途中,与齐金山、齐学山等5位村民发生争执,随后遭到对方殴打,李桂英的腹部被齐金山用杀猪刀连刺两刀。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从家里赶来,与对方厮打在一起。

在双方在厮打过程中,齐元德的上身左侧被刀刺伤,随后又被对方用木棍击倒在地。“我们把他抬到大篷车上,他就不说话了。浑身都是血,鞋子掉了他都不知道。”这是李桂英记忆中丈夫最后的模样。

当天,齐元德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李桂英当年为何会被多人围殴呢?经过后期侦查,参与行凶的齐金山、齐学山兄弟二人怀疑李桂英在做妇女主任期间,举报二人超生。并且在更早之前,李桂英的公公齐心堂还破坏了两人的弟弟齐保山的婚事。因此,这兄弟三人怀恨在心,多次宣称要报复李桂英夫妇。

“我从来没有举报他违反计划生育,我自己一大群孩子,我去举报他们超生,那我是傻透了。”李桂英拿出镇长的手写证明,以证实自己的说法。

为夫“追凶”17年 走遍全国十几个省市

案发后,涉嫌杀害齐元德的5名凶手全部逃逸。心急如焚的李桂英多次来到项城公安局询问案件情况,警方表示在当天就已经立案侦查,但一直没有找到凶手的踪迹。

李桂英有了自己追凶的想法,但她只是一个普通农村妇女,如何才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凶手的踪迹?她挨家挨户联络亲戚好友,又求助于外出打工的同村人,请他们帮忙提供凶手的线索。每当得到村民提供的线索,李桂英便将孩子分别寄养在亲戚家里,只身外出去核实。

李桂英的人生,这就样进入了“追凶”模式。

1998年3月,在北京打工的同村村民打电话告诉李桂英,齐学山在北京房山打工。李桂英立即将线索提供给项城警方,自己也赶往北京。在北京警方的配合下,齐学山被成功抓获。6个月后,根据李桂英掌握的线索,警方成功将藏匿在山西的齐保山抓捕归案。

但是,此后的11年间,在逃的另外三名凶手好像人间蒸发一般再无音讯,李桂英多次外出查找,全都扑了空。

在李桂英家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地图,李桂英用三角形做标记来记录自己为追凶而到过的地方。西至新疆,南至海南,为了查找凶手的线索,17年来她走遍了全国十几个省份。

直到2011年,停滞不前的案件终于又出现了转机。同村村民告诉李桂英,刑满释放的齐保山,出狱后竟在家里盖起了楼房,资金来源很可疑。李桂英猜测,这很可能是仍在逃逸的齐金山给家里提供的经济支持。于是,她开始重点关注齐保山与外界的联系。

李桂英托人找到了齐金山家人的电话通讯记录。通过反复核对,李桂英发现一个新疆的号码,竟同时与齐保山及其表兄弟张玉刚保持联系。李桂英随即将可疑的手机号码报告给项城及新疆警方。

案发13年后,齐金山在乌鲁木齐被抓捕归案。经过多次审理裁定,齐金山犯故意杀人罪而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到了2015年,李桂英从村民那里获知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在逃的齐海营曾在2011年回来办理二代身份证,并且已经改名为齐好记。

在逃人员为何能随意更改身份信息?警方解释由于工作量大,工作人员可能没有注意到对方是在逃人员。但是,这个解释不能让李桂英信服。

2015年11月5日,她向河南省的媒体寻求帮助,“为夫追凶17年”的故事迅速发酵,引发舆论关注。河南媒体将报道发出后第二天,项城警方派出追捕小组。7天后,在北京警方的配合下,齐海营落网。一个月后,12月3日,齐阔军在新疆被抓获。至此,在案发17年后,5名凶手终于全部归案。

随后,河南省公安厅调查组对该案展开调查。结果显示,在齐好记的常住人口登记者表上标有“负案在逃”的字样。项城警方的部分工作人员在李桂英丈夫遇害案中,存在不积极作为、失职渎职行为,涉事人员分别被处以行政记过、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

2018年8月13日,李桂英收到了河南省高院发来的、对最后落网的两名犯罪嫌疑人的终审裁决。农妇为夫追凶的故事,终于划上句点。

“追凶”终结 农妇回归正常生活

拿到终审裁决后,李桂英回到了曾与丈夫一起生活的家。这幢两层小楼是全村第一栋楼房,丈夫遇害时,小楼刚刚建好正在粉刷。2001年,李桂英带着孩子和老人搬到了数公里外的南顿镇生活。

由于常年无人居住,院子里的草疯狂地生长。但是,荒废多年的屋子里,仍然存放着许多丈夫齐元德的物品:手工做的天平秤,废弃的自行车车轮改造的桌子……

“事发之前我和他去赶集买年货,买回来一块牛肉。为了留给孩子们,我就没有让他自己先吃。就是因为这个事儿,我现在想起来都难受,为什么没有让他吃上一口!”这个遗憾深深地烙印在李桂英的心里。时隔20年,每每想起丈夫,李桂英仍会感到心酸。

在李桂英的儿子周周看来,为了给父亲讨回公道,母亲拼尽全力,奔波了17年。现在,凶手们全部被绳之于法,母亲的这辈子没有白活,却也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

周周说:“我希望母亲可以到祖国的各个地方走一走,这一次不是为了追凶,而是看一看祖国的风景。”

让李桂英欣慰的是,即使家庭遭遇变故,但她的5个孩子都很成器,全部考上了大学。现在,孩子们都已经成家,这个大家庭越来越兴旺。算上儿媳和女婿,10个孩子里有5人是警务工作者,李桂英常常叮嘱孩子们,要时刻记着公平和正义。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楚华 姜涛实习编辑:顾擎天)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